中国語  日本語
首页 > 华人 > 正文

哥大中国留学生亲述“撕门牌”事件:这就是种族歧视!
2017-02-14 18:29:10   来源:国际在线   评论:0 点击:

      刚刚过去的中国农历新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些中国留学生过了一个让人心塞的春节。一些中国学生宿舍门上的牌子因用拼音标注中文名被撕,而标注英文名字的门牌则安然无恙。这起事件因涉及种族歧视引起海外华人和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记者联系到了几位哥大的中国留学生,请他们讲述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

  除夕夜中国留学生门牌莫名被撕

  目前正在哥伦比亚大学读金融经济学的大二学生徐帼豪告诉记者,“撕门牌的事发生在国内的除夕夜,也就是中国时间1月27日。好些在学校里用中文名字的同学,寝室门上的牌子被撕掉了,而且这些学生住在不同的宿舍楼里。”对这起事件发生的原因,徐帼豪表示并不清楚。虽然她的门牌因为用的是英文名字未被撕掉,但徐帼豪依然为此事感到气愤,并参与了集体发声。“事发后同学们立刻团结地分工,第二天很多人就在‘脸书’上发帖,宣传这件事。我们都讲出了自己的中文名字,因为美国朋友其实从来都不知道我们名字的含义。很多人甚至报上了寝室号码,并表示,‘你要还想撕的话就冲着我们来吧’。“

  据了解,“撕门牌”事件主要发生在本科生身上,因为美国大学不为研究生提供宿舍,所以他们多住在校外,并未受影响。就读于哥大社会学专业的大二学生闫呼和对记者说“之前也发生过门牌被撕的事情,但并未察觉到是针对中国人的,也不知道是有组织的,所以并未做出过回应。但从这次的事件中可以看到明显的针对性。因为被撕的门牌上出现的是全拼音名,比如Huhe Yan;如果一半是拼音一半是英文,就没有被撕,比如Jack Yan。”

  他对记者详细讲述了事情的始末。“这个事情在曝出来之前已经发生过多次,因为门牌是每层楼的Residential Advisor(住宿顾问,由一个高年级同学担任)为整层楼的同学制作的,大家之前以为是RA把门牌撤掉了。农历新年期间发生的这一次,Shapiro Hall的几个同学就去找RA,问是怎么回事,结果发现并不是RA拿掉的。这些同学就组织起来向Office of Multicultural Affairs(跨文化事务办公室)打了报告,这才引起了校方的重视。跨文化事务办公室给学校各大亚裔学生组织发送了慰问邮件,包括中国学生社、亚裔美籍学生联盟等。邮件发出的当天,这些学生组织就发表了联合声明,事情开始在学校发酵。接下来,又有更多来自其他宿舍楼的学生反映,类似的事件也有在他们的宿舍发生。”

跨文化事务办公室给学校各大亚裔学生组织发送的慰问邮件(闫呼和供图)

跨文化事务办公室给学校各大亚裔学生组织发送的慰问邮件(闫呼和供图)

  跨文化事务办公室副主任梅林达·阿基诺(Melinda Aquino)在慰问信中表示,仇外情绪的不断滋长加剧了这一事件的影响和学生的焦虑。

  面对排外歧视中国学生不再沉默

  哥大校报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校方发言人称,这起“撕门牌“事件主要针对非西方名字,尤其是东亚学生的名字。校报评论,这起事件发生在特朗普颁布移民禁令数周之后,无疑会对国际学生产生影响。一位名叫钟瑞琪(音)的亚裔学生称,当他发现自己的门牌被撕掉后,他并没有感觉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直到发现他的中国朋友的门牌也都被撕。他说,”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中国人,你可以用更具体的方式或者通过某些有意义的对话来表达,撕掉门牌的行为毫无意义。这吓不倒我,在我看来,这太可笑了“。

  闫呼和对记者说,收到慰问邮件之后,他便在“脸书“上发了一条信息,内容如下:

  Hi friends, my name is 闫呼和 (yán hū hé), and I live in McBain 422. I apologize that my name tag says "Jack Yan", which apparently has caused some of you much inconvenience when trying to locate and harass Asians students on campus. Feel free to come rip it off - as you've already done to my fellow Chinese-name-bearing friends in EC, Shapiro, Hartley and Furnald Hall. My new Chinese pinyin-spelled tag will be put up soon。

  (朋友你好,我的名字是闫呼和(yán hū hé),我住在McBain 422寝室,我很抱歉自己的门牌被标识为“Jack Yan”,给你们定位和骚扰学校里的亚裔学生带来不便。尽管来撕吧,就像你撕掉了住在EC、Shapiro、Hartley 和Furnald Hall中我的中国同胞的门牌一样。我会很快换上注有汉语全拼的门牌。“)

  这条信息被中国留学生改编、转发,并且都自发地把宿舍门牌换成了汉字中文名加拼音。一些美籍华裔学生也加入了“换门牌”行动。

闫呼和新换的中文+拼音门牌(闫呼和供图)

程佳昕新换的中文+拼音门牌(闫呼和供图)

  闫呼和还在校报上发表了评论文章。文中他解释了中国人起名字的艺术,以及在中国文化中名字所承载的老一辈人的祝愿和希望;另外一位名叫Sarah的华裔美籍女生,因其使用英文名字而幸免于难,但她也站在被撕门牌学生这一边发文称,哥伦比亚大学有27%的亚裔学生,这些留学生多来自中国和韩国。撕掉门牌不是开玩笑或者恶作剧,这就是种族歧视和仇外的表现。

  发文之后,闫呼和发现竟然有很多人对此事尚不知情。为了扩大影响,警示破坏者及其他人,他决定采用制作视频放在网络上播放的方式,触及更多受众。就在文章发表之后的当天晚上(美国东部时间2月3日)他采访了8位同学,并于周末完成了视频的剪辑。当地时间周一(美国东部时间2月6日),跨文化事务办公室作为对这件事的响应在Lerner Hall举办了一个主题为“我的名字是……“(My name is...)的活动,闫呼和便借这个机会在“脸书“上发布了名为“Say my name“(说出我的名字)的视频。该视频发布后,已经有超过20万的点击量。

在脸书上发布的视频“说出我的名字”及文字截图

  “中国人可以没脾气,但不能没态度”

  被问及这起事件是否有导火索时,闫呼和认为,与其说是导火索,不如说是美国目前的大环境使然。“特朗普上台之后,又是颁布‘禁穆令’,又是计划在美墨边境建隔离墙,助长了美国社会中潜在的排外情绪,就连纽约这么极左的地区都有仇外的气候,哥大当然也屏蔽不掉这些。比如去年哥大宿舍里宣传跨性别人群的宣传板就被恶意破坏了三次。“

  闫呼和还遇到过其他一些歧视华人的言行。“比如,有人会开玩笑说,你们中国人取名是不是出生的时候往锅里撒一把硬币,听起来像什么就起什么名字啊。还有人一个学期下来记不住你到底叫什么“ 。“有一次上课,老师问班里谁学过马克思主义,我举手说我学过,老师立马就说‘我说的这个马克思主义和你们中国是不一样的’。还有那种听到亚洲口音就不耐烦或者皱眉头的人。这种事情都很小,忍忍就过去了,但‘撕门牌’算是击破了我们华裔学生的底线。“

  对于“撕门牌”事件的后续处理,闫呼和称,“个人感觉这个事情很难调查。因为宿舍走廊出于隐私原因并没有安装监控,也没有目击证人。”目前,哥伦比亚大学校方表示正在调查,还未做出其他回应。

  虽然内心气愤,但闫呼和的态度十分理智,他认为化解仇恨的第一步是沟通和交流,“像我同学说的,中国人可以没脾气,但不能没态度。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视频不想去控诉什么,只是静下心来和你谈谈。”

  特朗普赢得大选后排外事件上升

  事实上,哥伦比亚大学针对中国留学生的“撕门牌”事件并非偶然,也不是个案。

  美国人权团体“南方反贫穷法律中心”(SPLC)曾调查指出,在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后,全美已发生超过二百宗种族歧视事件,且校园里类似状况层出不穷。路易斯安那州一名黑人妇女在等候过马路时,遭3名白人男子辱骂“去你的黑人贱命”;在华盛顿州,一名教师报告,在午餐时间,校园食堂内有学生喊着“筑一道墙”,学生还喊:“如果你不是本地出生,就打包滚蛋吧。”科罗拉多州一所学校的图书馆则出现“多元去死”的标语。

  在美国纽约理工大学读传媒艺术学的Audrey Ren称,自特朗普上台后,尤其是实施“禁穆令”的一段时间,“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都感到义愤填膺,认为这七个国家的人是无辜的。中国同学也都在议论如果这个时候回国,还能回美国继续上学吗?虽然中国护照暂时不用担心,但大家还是会讨论。”

  除了引起轩然大波的“禁穆令”以及针对墨西哥的建墙主张,在美华人也屡遭仇恨情绪的威胁。洛杉矶郡人际关系委员会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年特朗普参加大选以来,该年度针对亚裔美国人(尤其是中国人)的仇恨犯罪案件,仅在洛杉矶郡内就从6起上升到18起。亚美公义促进中心的王卡琳(Karin Wang)说,可能是由于特朗普在大选中一直把中国描绘成美国经济上的敌人,激化了针对华人的仇恨和暴力行为。

  愤慨之余,让人欣慰的是,哥大中国留学生在“撕门牌”事件中通过不卑不亢的方式,有理有礼有节地对歧视说“不”,彰显了中国人的自信和风度。

相关热词搜索:门牌 中国 留学生

上一篇:开车忘带驾驶证算不算无证驾驶?会扣多少分,罚多少钱呢?
下一篇:“老干妈”陶华碧穿的皮衣皮帽值多少钱?(组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