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日本語

横井裕能否化解中日危局
2016-05-06 14:57:22   来源:综合报道   评论:0 点击:

    “他很高,私下我们叫他‘巨人’呢!”一位同属“中国学派”的日本外交官在与《凤凰周刊》记者聊到这位即将上任的驻华大使时笑着说。身高一米九的新大使横井裕据说爱好潜水,这或许能颠覆很多人对日本官僚的传统印象。(编者按:在日本外务省,有一种天然的“帮派”倾向,初入外务省的公务员都会被要求选修外语,一旦决定了要研修的外语种类,此人就会被描述为进入该外遇的“帮派”,其任职经历多半也与该语言密切相关,相似的还有“美国学派”、“德国学派”等等。)

  横井裕被认为是目前日本外务省中有名的“中国通”,在对中国情势的分析能力和人脉方面受到好评,特别是与外交部部长王毅等中国官员有很好的交往。因而,更多中国人在意的是,好不容易等来的这位“知华派”,能否让“干冷”的中日关系真正“回暖”?

  喜欢郭德纲,能听《牡丹亭》

  从多次接触过他的几位外交官和媒体人的评价来看,大部分人认为他做事干练,对下属要求严,善于与媒体打交道;也有人说“能作秀,实际(谈判)能力平平”。但他们公认的是,横井是现今外务省里最了解中国的外交官,没有之一。

  和学习法语出身的木寺昌人相比,横井裕的“中国学派”身份备受瞩目。依照日本官方的介绍,横井裕于1979年进入日本外务省,曾参加日本政府组织的中文研修班,先后三次驻华,担任日本外务省中国课课长、驻上海总领事等职。算上在北京大学学习汉语的时间,他在华时间超过15年。他本人曾说过:“作为外交官,我亲眼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全过程,这对我的人生来说,是最幸福的一件事。”

  或许由于横井裕在华的大部分时间都赶上中日关系较为热络的状态,对于他驻华时期所做的成绩,中日两国的报道均十分有限。坊间被流传较广的一段是,2008年横井裕就任日本驻上海总领事的两年内,在促进两国民间交往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他所参与推动的中日交流活动主要有:在上海举办“孙中山与日本友人梅屋庄吉文物史料展”;在日本驻上海总领事公邸举办日本国宝级歌舞伎大师坂东玉三郎的《牡丹亭》苏州公演纪念招待会;出席上海世博会日本馆建筑竣工仪式,并让“上海·日本电影周”走进世博园区等。

  “他被称为是‘中国学派’的‘最强王牌’!”据日本《周刊现代》副主编近藤大介回忆,当时经常去上海出差,当地日本人对横井总领事的评价很高。“在全球共有88所日本人学校,却没有一所高中。当时横井冲破了反对之声,在上海建立了全球第一所日本人就读的高中,受到普遍好评。”

  2010年夏天,横井由上海总领事调任北京日本大使馆首席公使,为当时驻华大使丹羽提供辅佐支持。这期间,近藤曾与其相约去三里屯的德云社看郭德纲的相声表演。当时横井一边吃着伴茶点心,一边咯咯地笑:“真逗!真逗!”回家的路上,他还说:“要想了解中国,还是要多听听老百姓的声音啊!”

  “不久后,我们又相约去东四十条看昆剧《牡丹亭》。当晚,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讨论昆曲和京剧的魅力所在。与日本人如此深入地探讨中国文化,这是我被派驻到北京期间的头一次。”近藤说。

  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东日本大地震,在横井的主张下,日方采用了“转危为福”的外交策略,与中方交涉中国国家领导人赴日本驻华大使馆吊唁事宜。地震发生后一周的3月18日下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外交部长杨洁篪前来日本大使馆吊唁。由于钓鱼岛问题而恶化的中日关系,当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

  不久后,横井奉调回国,担任日本外务省发言人。在影响中日关系的一些问题上,他被认为有着较为明确的态度,不过时常也会选择“打太极”:对于钓鱼岛问题,他曾说“钓鱼岛不存在领土主权问题,但发生各种事态也是事实”;对于日本防卫省2013年着手制定的“陆海空一体化防卫战略”,他则以一连三个“不知道”模糊回应。

  对于政府任命横井裕为新任驻华大使,率先报道的日本《产经新闻》说:“在中国内政、外交不透明感增加时,期待‘中国学派’成员的起用能加强收集信息能力。”诸多中国媒体和专家的解读则是,使用“知华派”大使,表明日本重视中国,致力于改善停滞不前的中日关系。

2
 

  能否改善中日关系尚难预料

  将横井裕的“中国学派”背景视为积极信号并无问题,起码说明日本愿意本着相互理解的态度与中国打交道。但这段仕途,远远不能作为其能成为驻华大使的评判标准。

  此前有传闻称,这次人事决定并非出自外务省。当前的事务次官斋木昭隆以对华强硬闻名,据说他并不想任命“中国学派”的人成为驻华大使,但实在没有其他更合适的人选,犹豫不决后最终交由首相官邸决定人选。

  “无论如何,必须得到安倍的认可。”谈及中国大使的人选问题时,几乎所有日媒记者会率先提到这一点。日本某主流大报前驻京记者斋木告诉《凤凰周刊》,“这个消息是安倍亲口告诉《产经新闻》记者的。”

  近年来日本内阁的重大人事安排,安倍多半都三缄其口,也一向不喜欢媒体妄加揣测,此次一反常态,看起来应是早有考虑。

  之所以能获取安倍的信任,横井裕任土耳其大使期间,安倍两次成功的访土经历不可不提:一次是2015年11月土耳其举办G20峰会,一次是2013年10月的正式访问。2013年5月安倍也曾访土,但当时横井尚未到任。据日媒披露,访土期间,日方成功游说土耳其不要购买中国的导弹系统(目前公开报道显示,土耳其放弃了与中国的红旗九导弹合同而转向欧洲);此外,安倍还敦促土方尽快批准日本企业参与土耳其核电站的建设。

  一位了解内情的外务省人士向《凤凰周刊》透露,作为土耳其大使,横井最大功劳之一是在安倍2015年11月访土期间,安排其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同观看了日土合拍影片《海难1890》的剪辑版,“令安倍非常感动”。该片根据两国历史上的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土耳其大使团1890年乘坐军舰在日本和歌山县附近海域发生沉船事故,500多人丧生,69名幸存者在当地民众的营救下脱险的感人故事。

  早在2013年,安倍就曾公开称,自己有三个外国朋友——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以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据说,横井裕接受土耳其当地媒体采访时曾说,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伙伴,“除了都是美国盟国,土耳其和日本处境很相似,都不太被理解,也总被周边国家指责。”

  横井裕不仅是知华派,也是日美问题专家,被认为积累了“从西边俯瞰中国”的难得经验。他曾在哈佛大学短期学习,并多次在日本驻美国使馆任职,2006—2008年还担任过驻美公使。上述日方人士评价,“来华后,他应该也会充分运用美国元素。毕竟对中国来说,对日关系很大程度上与美国相关,因而从三国关系的角度来处理对华事务,可能对中日关系更有裨益。”

  横井裕成为驻华公使之初,中日关系曾因钓鱼岛撞船事件陷入紧张。当年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他坦言:“我即使和最好的朋友、最亲的家人,只要是自己和他者之间,就一定不可避免(会有分歧)。双方应该不要让意见分歧突出,以长远的目光来克服困难。”

  对于横井出任中国大使后能否改善中日关系,所有受访的日方人士都给出十分理性的回答:一方面,由于横井涉华经历丰富,有利于正确掌握中国高层的内心想法,而把对华政策导向利好方向;但另一方面,中日关系的另一端主要取决于中方,在中国对安倍政权不信任的现况下,如果目前对日“不理”的政策一直延续,无论什么样的外交官当大使也起不到作用。

  受访中方外交相关人士则认为,“知华未必会亲华,中日关系能否真正改善,关键还得看日方如何作为,东京的一举一动才是重点。”

相关热词搜索:危局 中日

上一篇:日媒称中国降格接待日本访华团:态度突然硬化
下一篇:日本五月黄金周大型连休滋生特有“五月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