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日本語

地方政府间与民间交流应成为中日两国交流的另一大支脉
2014-11-01 09:40:31   来源:   评论:0 点击:

人民网北京10月31日电 (刘戈 周欣一)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翌年,中日两国关系史上还发生了一件值得提及的事件,那就是日本兵库县(日本的

人民网北京10月31日电 (刘戈 周欣一)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翌年,中日两国关系史上还发生了一件值得提及的事件,那就是日本兵库县(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的神户市与中国天津市正式缔结成友好姐妹城市关系,成为中日间第一对友好城市。自那以后,两国地方政府间的友好交流翻开崭新的一页。

根据日本国自治体国际化协会中文网站公布的数据,截止2014年5月的统计数据,中日两国地方政府间缔结的友好城市关系的数量达到354对,规模仅次于日美,位居第二。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相当于47个省·直辖市)中,省会级城市都与中国建立了友好城市关系。

在推进上述类地方政府级的交流业务当中,日本国自治体国际化协会(简称“Clair: Council of Local Authorities for International Relations”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北京事务所作为日本国自治体国际化协会7大全球事务所之一,开展着什么样的业务、中日两国地方政府间的交流现状如何等等,带着这些问题人民网对日本国自治体国际化协会北京事务所所长寺崎秀俊进行了专访。

认识Clair:为拓展中日交流业务范畴而设的“后起之秀”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寺崎所长自我介绍说他来自兵库县的神户市,神户市是中日地方政府间友好关系起飞的地方。如今,他本人又在两国地方政府间交流业务的第一线,对两国地方级别的交流有着切身的体会和感受。

寺崎所长在日本多个地方政府有过工作经历,当时虽没直接从事中日地方政府间的交流业务,但与中国多有“交集”,也时常来华出差。(上图:日本国自治体国际化协会北京事务所一角)

人民网:在您看来,15年前以一个出差人的身份来到中国时所看所感和现在有何区别?

寺崎所长:当我担任熊本县熊本市副市长的时候,有机会去桂林等地,当时的中国虽然也处于基建的热潮期,到处都是高楼建设工地,但还是没法和现在相比,无论是高楼密度还是大街上的行人着装都有了巨大的变化。

人民网:您如今在Clair从事的中日交流业务,具体都有哪些?

寺崎所长:日本国自治体国际化协会的总部位于东京,它是由各个地方政府(日本称地方政府为“自治体”)出资成立的共同所有机构,并非日本的国家级机构,致力于地方自治体的国际化。

北京事务所是在中日地方交流日趋渐浓的背景下兴起的一个“后起之秀”,于1997年12月成立,是为进一步拓展两国地方间交流而成立的分支机构。

北京事务所成立之后,并没有停留在地方政府间的官方交流层面,而是将业务延伸到青少年交流、经济文化交流等方面,尤其最近在经济、旅游方面的交流增多,北京事务所从中扮演支持、协调的角色。

目前,日本各个层次的在华事务所多达74个,有些业务是单个事务所无法办到的,作为领头羊的北京事务所会将分散的机构组织起来合力举办一些活动,来推介日本及日本物产等。

 

交流现状:中日地方政府间交流内容日趋多元和综合化

从寺崎所长的介绍中,记者获悉,日本在华设立的各个层次的事务所多达74个,既有省级的,也有市级的。在两国关系尚未走出“阴霾”的当下,中日地方间的交流现状又如何呢?

(左图:日本国自治体国际化协会北京事务所一角)

人民网:从您提供的数字来看,日本的确在中国开设了很多事务所,那中日地方政府层面的交流现状如何?

寺崎所长:中日两国地方层面的交流已有40多年的历史,地方间交流的内容也随着时代变迁在变化。

如今,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交流内容也从当初的以建立友好亲善关系为诉求点发展到以经济交流为目的的阶段,日本地方政府要加强与中国地方政府间的经济交流的呼声和需求日益增多。

可以说,两国地方间的交流内容日趋多元,呈现出综合化的倾向。

在两国交往中,除了国家层面的交流外,我们认为地方之间的交流同等重要。作为促进地方政府间交流的Clair来讲,非常希望中日间在不久的将来能有新的友好城市的出现。

人才派遣:希望能将日本过去的失败教训告诉中国 避免重蹈日本的覆辙

在Clair的对华业务中,人才交流项目占据了重要分量。

这其中,“JET”青年交流项目旨在邀请具备日语交流能力的中国公务员赴日研修,培养将来能在两国之间担当沟通桥梁的人才梯队。而另一项“专家派遣业务”则是派遣日本专家级公务员来华进行技术指导。

人民网:中国公务员申请 JET项目的条件是什么?您对于参加JET项目的公务员有怎样的期望?

寺崎所长:JET项目启动之初主要是面向英语圈国家,后来延展到其他语种,邀请外国青年人前往日本地方政府的国际科室、中小学校等地方,在1至3年不等的期间内从事国际交流业务和指导学生外语学习。该项目业已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青年交流项目。

报名者需要经过严格挑选,竞争也比较激烈。具有相当的日语水平,回国后能在中日交流业务第一线工作是我们挑选时的重要参考指标。目前,中国每年参加JET项目的人数有 70人左右,参加过该项目的很多人在中国各级政府外事办公室充当要职。

能参与JET项目的中国公务员有机会接触到日本公务员和日本学生,我希望他们能充分利用好这个机会多了解日本政府机构的组织结构,尽量多接触日本国民,交更多的日本朋友。同时,利用在日期间多向日本小朋友介绍真正的中国。因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是日本小朋友第一次见到的中国人。

总之,希望参加JET的公务员能够在了解日本的同时,也把中国介绍给日本,能发挥这两方面的作用。

人民网:我们了解到,日本还会派遣技术类公务员来华进行指导,这些已经从政的公务员业务水平没有荒废么?

寺崎所长:日本公务员体系中有两种类型,一是一般事务性的公务员,另一种则是技术型的公务员。

我们会在日本的公务员人才队伍中寻找“配对”适合中方要求的专家型公务员派到中国来。这些公务员虽然看上去是从政了,但一直是在从事他擅长领域的技术类工作,所以他们在技术上是可靠的,可以放心听取他们有关过去日本经历过的失败教训。日方之所以承担费用花费力气去为中国寻找对应的专家级公务员,目的就是要让中国的地方政府知晓过去日本的经验教训,不要重蹈日本的“覆辙”。

民间交流:彼此走动 相互了解

采访中,寺崎所长说,只有亲自到对方国家走一走、接触下普通老百姓,才能真正了解对方,而旅游是走进对方国家的一个优选途径。

此外,他建议中国游客更多地去造访日本的“乡下”,去认识真实的日本和日本人。

人民网:作为中国的邻国,日本一直是中国游客喜爱的出境游目的地。数据显示,最近中国游客赴日人数屡创新高,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寺崎所长:从我个人经历来讲,自从亲自来到中国、操着汉语与中国人交流之后,才真正认识了中国和中国人民。

如果民众足不出户单凭国内传媒的偏颇报道,恐怕只会对对方产生“恶”的印象。我自己的经历就可以佐证这一点。

只有亲自到对方国家走一走、接触下普通老百姓,才能真正了解对方。我想,中国游客到日本之后也会感受到跟自己固有认识并不相同的日本和日本人。

因此,在中日两国的相互交流中,真的缺不了国民彼此间的走动,亲眼去看看对方、感受对方,也只有这样才能还原日本和中国的真实面目。

在这里我要提一个建议,赴日的游客不要将脚步停留在东京、大阪这样的大城市,希望你们更多地踏足日本的“乡下”,这些小地方会让你们认识一个真实的日本和日本人。

特别是那些访日的“回头客”,希望在第二次、第三次去日本的时候,多多选择大城市以外的“乡下”,那里的自然、美食都与大城市不同,可以体味到别样的日本。

展望:希望长城上、故宫里能见到日本人的身影

与中国兴起的赴日游热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年来,中国景点鲜能见到日本游客的身影。

在访谈过程中,寺崎所长也坦率地将这一现象归结为“不平衡现象”。

人民网:您刚才讲了民间交流的重要性,但目前中国的旅游景区很难见到日本游客的影子,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一现象的?

寺崎所长:的确,两国关系的裹足不前,加上日本媒体上出现的中国“反日”游行、食品安全问题、空气质量恶化之类的负面资讯的增多,很多日本游客对中国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度。

日本是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老人尤其在出游目的地时考虑的首要因素是“安全”。

要扭转目前这种“不平衡格局”,正需要人民网这样的大媒体做出探索和努力,多向日本游客释放全面的信息资讯,希望早日能在长城、故宫看到日本游客的身影。

结语:探索中日地方·民间交流平行线

中日地方政府间的官方交流始于1973年,天津市与神户市率先开启了两国地方政府的交流大门,这40余年见业已诞生了354对友好城市。在这其中,Clair见证了两国地方政府交流的兴盛与低潮。

在采访中,Clair北京事务所寺崎所长坦承,受两国国家层面关系的影响,近年来地方交流的热情有所消退,促成新友好城市出现的驱动力不足,两国交流呈现的新面貌则是国民间的交流大有占据上风的趋势,特别是中国人频繁访日旅游的潮流成为一股新活力。

在两国国家关系面临诸多现实难题的背景下,如何能保住地方间交流的热情与活力,让地方交流少受甚至不受国家层面关系的影响,在国家层面交流以外再寻找一条与之相行不悖的地方与民间交流平行线,应该是中日双方都需要去探讨的课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AV男优累觉不爱 苍老师被疑不孕
下一篇:【饭勺上的中日韩】中日韩大厨比拼烹海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