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日本語
首页 > 华人社会 > 正文

日本“韩寒”被揭露之后
2014-02-18 13:30:54   来源:曹长青博客   评论:0 点击:

在俄国冬季奥运会开幕之际,日本爆出丑闻,其花样滑冰参赛选手的伴奏曲被揭出造假,谱曲者是冒牌的,即该乐曲作者有代笔。此消息立刻震惊了...
在俄国冬季奥运会开幕之际,日本爆出丑闻,其花样滑冰参赛选手的伴奏曲被揭出造假,谱曲者是冒牌的,即该乐曲作者有代笔。此消息立刻震惊了日本新闻界。

伴奏曲的作者佐村河内守(Mamoru Samuragochi)是日本大红大紫的作曲家,被称为“多产的音乐天才”,由于还耳聋,被誉为“日本当代的贝多芬”。

摇滚乐在西方和亚洲的韩国香港等地流行,但日本却是个迷恋古典乐的国度。不知道这是不是日本人不疯狂左倾的原因之一,因为摇滚乐刺激、纵容情绪宣泄,而古典音乐则陶冶人的情怀。有报道说,单是东京就有10个专业管弦乐团。名震国际的指挥家小泽征尔等出现,更增加了日本人对古典音乐的热爱。在这种背景下,佐村河内以创作交响曲起家。

佐村河内的经历似乎很传奇:他声称10岁时就能钢琴演奏贝多芬和巴赫作品,35岁时因得了退行性疾病而丧失了听力。一个耳朵听不见的人能创作出交响曲,这本身就是贝多芬式的奇迹,而且佐村河内的交响曲还以他家乡广岛当年遭到原子弹轰炸(父母幸存)、以及日本2011年跟海啸奋战等为主题,这类所谓“政治正确”的题材,在哪里都会受到欢迎,而残疾人谱写的“美丽”就受到加倍的热捧。

日本公共电视台NHK去年还为佐村河内制作了纪录片《灵魂的旋律:失聪音乐家》,赞颂他的天才。美国《时代周刊》也曾专访佐村河内,引述他的话说,丧失听力是“上帝的礼物”。佐村河内对《时代周刊》说“我倾听自身。如果你信赖内心的声音,就能创造出更本真的东西。”

此句构成最大讽刺:他的作品是别人代写的----“本真”的正相反。在俄国冬季奥运会开幕之际,那个为佐村河内“代笔”18年的音乐老师受不了良心的煎熬,最后出来说出真相,曲子是他代写的,佐村河内的耳聋是假的。“日本贝多芬”是一首精心设计的欺骗交响曲。

骗局被揭穿后,舆论大哗,民众愤怒,粉丝痛心,还有人发起诉讼(指控商品欺诈)。媒体结论说,佐村河内“最重量级的作品是他自己的伪装”。

结果佐村河内很快发表了8页纸的书面道歉,表示“对背叛和伤害很多人而发自内心地道歉……对生活在谎言中而深感耻辱”,并表示他本人也会尽快出面致歉。他的律师在声明中说,“他背叛了粉丝,让他人感到失望。他知道,他无法为这些事情寻找任何借口。”

日本音乐界的这起造假事件,很像是中国韩寒造假的翻版。韩寒是以“少年”的作品赢得读者(以其父韩仁均名义发表,必定默默无闻),佐村河内则是以“耳聋”的“残疾人”作品赢得观众。他们都是利用了人们善良的天性中对“孩子和残疾人”的自然的特别怜爱,而“成功”。但面对欺世盗名,日本大众和文化界、代笔者本人、赞助机构、媒体等四个层面的反应都跟中国完全不同。

首先,日本民众一面倒怒斥造假,整个社会一片谴责声浪。佐村河内的CD停止出售、公演停止,文化界也完全没有人出来为佐村河内辩护。这种情况很像美国。虽然美国媒体有政治理念不同的激烈的左、右派之争,但如果发现造假,则是左右异口同批。美国民众更是一面倒。在这种阵势下,造假者几乎都是像这个“日本贝多芬”一样,立刻得出来道歉。于是造假事件迅速以“恢复真相、正向价值胜利”结案。

而在中国则是另一幅拿到世界上会让所有中国人蒙羞的怪相:韩寒这个靠作文比赛作弊起家的中国文坛头号巨假、从小说到文章一路都是代笔的事件被揭出两年多了,至今网络上仍有一批韩寒的大众粉丝为他辩护。但大众“迷糊”的罪魁是文化人。不仅众多当年歌颂过韩寒的文化人绝不肯出来谴责韩寒的造假行为,更有以画家陈丹青为典型代表的文化名人,在有几千篇揭露分析韩寒造假的文章面世(见集中这些文章的《倒韩网》)之后,仍然力挺韩寒。陈丹青居然说:如果韩寒作品是他父亲(韩仁均)代笔的,他就连韩仁均也一块喜欢。如此这般肆无忌惮、理直气壮地支持造假,蔑视诚实和真实的价值,实令人目瞪口呆!!!

第二,佐村河内的代笔者隆新垣面对自己的内心煎熬,最后决定说出真相,原来只为挣点钱(获代笔费数万美元),因为由耳聋的人“创作”出曲子,才更有卖点。他在揭露佐村河内的记者会上说,“但我受不了高桥大辅(用“佐村河内作品”做伴奏曲的冬奥会日本滑冰选手)卷入到我们的罪行中,被世人视为一个同谋者。”他说佐村河内从未耳聋,他们经常交谈,失聪只是“他表演给外界看的一场戏”。隆新垣还披露,佐村河内曾威胁说,一旦此事暴露,他就自杀。

但韩寒的代笔者们(最大嫌疑人:一是韩寒之父韩仁均,二是韩寒的出版人路金波)不仅至今没有出面说出真相,而是继续为“韩寒”这个伪人狡辩,因为他们都是韩寒这个“少年天才”作品的直接获利者。

第三,原来赞助佐村河内的音乐机构,都一致出来谴责这种造假行为。唱片公司日本哥伦比亚株式会社在表示“深感惊愕与气愤”后,停售佐村河内的唱片。日本各地管弦乐团纷纷表示将取消以佐村河内作品为主题的音乐会。九州交响乐团考虑起诉佐村河内以追回门票损失。有评论说,在不爱打官司的日本,此举堪称愤怒之情的极端表现。另外广岛市长取消了曾给佐村河内的“市民奖”。市长接受采访时说“我们都惊呆了”。

而在中国,“韩寒”的作品还在继续卖,还有报刊继续捧骗子,甚至最近还有人为骗子的作品拍电影。我没在网上读到任何一个韩寒作品的出版社、出版商出来谴责韩寒造假的报导,也没看到有谁起诉韩寒用伪作品欺骗读者。当然,有些出版商本身就是参与造假者,所以决计跟韩寒父子一起无耻到底。他们对“韩寒”的书照出照卖照宣传,明火执仗地继续用文字“三鹿奶粉”赚钱。

第四,在这个事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日本媒体的态度跟中国决然不同。佐村河内的骗局曝光后,引发了日本大型新闻机构的致歉浪潮。虽然他们跟大众一样,事先并不知情,是为了宣扬正向价值而报道称誉了这个“当代日本贝多芬”。但发现这是骗局后,日本媒体纷纷向读者观众道歉,承担其追求真实的新闻责任。曾给佐村河内做记录片的电视台NHK发表正式道歉声明:“我们大为震惊,并深感愤怒”,佐村河内曾经跟他们确认他是乐曲的作者。日本大报《朝日新闻》在致歉声明中说,“我们希望他(指佐村河内)解释自身的行为,不过媒体必须自省轻信催泪故事的倾向。”

可在中国,根本看不见那些报道和歌颂过韩寒的媒体向大众致歉。尤其严重和恶劣的是,从两年前揭露韩寒造假的浪潮开始,到今天为止,被视为自由派的《南方周末》,不仅一路最歌颂韩寒,甚至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揭露韩寒造假文章出来后,在大众常识的鉴别足以给韩寒造假定性的情况下,《南方周末》坚持力挺韩寒。而且,在被人指出韩寒父亲创办的网络书店为《南方周末》主编的书大作广告,并直接销售(有书款分成的利益关系)之后,《南方周末》不仅不对如此黑白分明的利益关系做出解释和道歉,更以“胜似闲庭信步”的姿态继续为韩寒背书。一个举着“自由派”牌坊的媒体和其主编都可以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韩寒”这种巨骗可以在中国横行,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仅就韩寒事件的反应,你可以在所谓“自由派知识分子”中清楚地划分两类人:一类是真实价值的追求者,一类是“人气”的追求者。“韩寒”自己说的很清楚,他永远和多数人站在一起,一语道破他要的是“人气”的天机。

真正自由主义的追求者,首先是真实价值的追求者,哪怕那条道路上只有他自己。人可以有认识的局限、观点的错误和改变,但公然造假、维护虚假,则是自由的敌人----无论他举什么“民主、自由、人权”的牌坊,无论他怎么嘲讽时弊。人类的最大邪恶是从造假开始。

把“人气”作为追求目标的人,通常是可以为个人私利不惜一切手段、敢撒弥天大谎的人,可以是一手舞剑、一手举盾、随便自相矛盾、毫无原则底线的人。这就是为什么韩寒后来写出恶劣透顶的韩三篇----《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这三篇的内容,可以让韩寒在中国得到最大限度的个人保护,无论他怎么例数中国社会的弊端。

一边装模作样怒斥中国黑暗(要老百姓的掌声),一边告诉中国百姓你们就配猥琐在黑暗中做奴隶(讨统治者的欢心),天下没有比这种两头通吃更可恶的伪人了!

《南方周末》就韩寒问题的表现,比他们发表多少所谓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东西都更让我相信:和追求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相比,他们更是为人气、为博得大众掌声而嘲讽时弊!一旦真实和自身利益发生冲突,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自身利益一边,不惜为虚假辩护。一个作家或一个媒体,无论他们喊多少“正确”的口号,都没有维护一个虚假对自由价值的摧毁更严重。无论《南方周末》发表过多少嘲讽时弊、赢得百姓掌声的文章,对韩寒这个巨假的维护,都会是中国新闻史上不堪的一笔。这种主动自愿地协助造假、维护造假,比政治上被动地迎合虚假更令人蔑视!

中国对韩寒的造假和日本对佐村河内造假的不同反应,清晰地展示了两国在人文道德上的巨大差距。在韩寒事件中,最可悲的是,韩寒这个巨假的维护者,是以所谓“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主的,就因为“韩寒”这个笔名曾嘲讽政府,他们就视而不见、宽容维护、甚至协助他撒弥天大谎;如此功利心态,如此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是真正追求自由者的对立面。所以,自由派文化人的捧韩寒,护巨假,才是中国最令人心寒之处。(caochangqing.com)

2014年2月16日于美国

相关热词搜索:日本 韩寒 揭露

上一篇:被洗脑的中国人常用的10句话 来看看你有没有用过
下一篇:中国网友晒娶日本老婆的性福生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