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日本語

连中国手机都怕 澳大利亚患上“中国恐惧症”(图)
2017-06-21 14:13:18   来源:参考消息   评论:0 点击:

      6月20日报道 最近一段时间,围绕“中国”两个字,澳大利亚国内掀起的纷争不断。

   先是澳总理特恩布尔被爆出,私下竟用“友敌”一词称呼中国,澳媒因此哗然;

   紧接着,因为怕“触怒”中国,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在一项涉及中国的提案中“删除了涉华文字”,但这让澳国内一些人不高兴。



 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


   日前,再有澳媒爆料,澳外交部和国防部官员使用的手机不是澳洲本土或者西方品牌,而是“中国制造”,这下,又有政客出来表示“担忧”……

  毕晓普不同意点名“中国”,要求“放宽指向的对象范围”

  围绕一项涉及中国的提案,澳州西部的一些政客正将矛头对准外长毕晓普。

   据《西澳大利亚人报》17日报道,澳大利亚执政党自由党西澳洲委员会近日通过一项提案,其中称,“鉴于中国海军在印度洋的活动日益增加”,要求澳国防部加强在西海岸和北部海岸的存在。

   提案写道:“有人担忧巴基斯坦有可能允许中国舰艇使用其印度洋港口作为海军基地,这将大大改变印度洋西北部的战略平衡,可能对澳贸易和石油供给产生严重影响”。
 
   该提案原定于本月底交给澳联邦自由党委员会讨论,但毕晓普外长却对此进行了“干预”。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发言人称,毕晓普给自由党西澳洲委员会提出的建议是,“放宽指向的对象范围”。

   最终,修改后的提案删除了涉及中国的内容。原提案中“以应对中国在印度洋不断增加的存在”的说法,被修改为“以应对不断增加的外国海军活动”。

   对于外长的“建议”,西澳洲自由党多名委员并不赞同,他们在17日重新讨论该提案时表示出不满,称毕晓普这样做是出于对惹怒中国的担忧。

   澳媒炒作“中国政治捐款”,被中国驻澳大使严正驳斥

   另一场由于“中国因素”引发的政治“风波”,也在澳大利亚的政治中心上演。

   上周在首都堪培拉,一场围绕所谓“中国政治捐款”影响澳大利亚主要政党的辩论愈演愈烈。

   被澳媒质疑的所为“和中国有关联”的澳政界人士甚至遍及澳大利亚朝野各党。

  中国什么时候这么“可怕”了?

   对澳媒无止境渲染“中国渗透澳政坛”的报道,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日前作出正面回应,严正驳斥这些说法。

   “这些指责是捕风捉影。”澳大利亚天空新闻网站引用成竞业15日在澳中工商业委员会联谊日活动上的讲话称。

   中国大使表示,有关报道内容大体上是“陈词滥调”,他到任以来已听过不止一遍。这背后是出于政治目的,就是要制造“针对中国的恐慌情绪”。

   中国制造的手机也成了被“怀疑”对象

   在部分澳大利亚媒体看来,已经深入澳大利亚社会各个层面的“中国影响”,正在令澳大利亚政府如“惊弓之鸟”。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20日报道称,在中国财团收购了悉尼一家数据中心的母公司股份之后,澳大利亚国防部突然终止了与该公司的合作,并将存在该公司的秘密文件转移到政府所有数据中心。

   尽管这家数据公司表示,政府的文件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但国防部仍执意要将数据移出,并不惜为此花费200万澳元(约合1000万人民币)。

   澳洲政府和舆论对中企在澳正常商业行为的戒备之深,甚至使得中国制造的手机也成了被“怀疑”对象。

   两天前的《悉尼先驱晨报》周日版报道称,根据澳参议院一个委员会发布的信息,截至今年3月,至少有40部中国品牌手机被购买并分发给外交部和国防部官员使用。

   一些独立参议员借此发难,认为给澳官员使用中国手机,“这个决定很奇怪”。

   专家:澳大利亚对华进入“迷茫期”,相信“日久见人心”

  从渲染中国军事威胁到担忧中国手机,澳大利亚缘何对中国如此恐慌?

   “从民众到政党层面,再到政府外交战略的制定上,当前澳大利亚都处于一种‘迷茫’时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太平洋研究室主任郭春梅告诉参考消息网-锐参考。

   在她看来,这体现在澳大利亚一方面在经济上依赖中国,另一方面在安全问题上对华依然不信任。“因此澳大利亚时不时会犯‘焦虑症’。”郭春梅说。

   对此,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评论称,特恩布尔上台后,曾被视为自前总理惠特拉姆以来“最亲华的总理”。不过现在,他的对华立场已经大变。这受到了澳大利亚国家安全建制派人士的欢迎。

   不过在郭春梅看来,与其说特恩布尔对华态度发生了变化,不如说是从相对“友华”,变得更加响应国内保守的声音,“从务实的角度上讲,特恩布尔是愿意和中国打交道的,但如果遇到国内反对的声音,国际上应美国要求‘出头’,可能就会动摇了。”

  这位中国学者对参考消息网-锐参考表示,澳大利亚对华的这些“焦虑”,从一个侧面也能看出中国对澳的影响力确实在增强。“短短几十年来,中国和澳大利亚建立交往的密度,已经很了不起了。”她说,“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要在民众往来、社会交往层面更深入一些,建立持久的信任需要时间,日久见人心。”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 澳大利亚 恐惧症

上一篇:美国钢材进口审查打上贸易保护主义烙印
下一篇:IS最高宗教领袖被美军击毙 曾奴役数千女性(图)

分享到: 收藏